Yuki有話要說:
歡迎大家轉載或引用我的文章,但請務必註明文章來源喔!謝謝!

今年暑假帶學生德國進行姊妹校交流時,自己也進去他們的課室做觀察。我看的那堂是生物課,老師一上課便要求學生全體起立,確立每個學生安靜,重整心態後,便以眼神點頭示意,然後每個學生說: "OO老師早安,"然後大家坐下準備上課。

接著(生物)老師發下一張小圖,上面有花的圖案,裡面標註了A,B,C,Da,b,c,d要同學辨認花的部位名稱,如花蕊,花托等名詞。

此時,學生開始抄寫筆記,把老師寫在黑板上的東西,一一抄寫下來。如有問題便舉手發問。老師沒點到你的名字,就不可以自己發問。

期間,我發現每個(我看到的)小孩都很認真地抄筆記,所以帶下課時,我跟同校的一名隨行老師借了他們的筆記,把之前她們抄寫的筆記一一拍照下來,因為抄得太精美了。

我疑惑的是,我沒聽到老師一直催促學生要抄筆記(可能我聽不懂德文吧),可是學生便很自動地抄寫老師的筆記。

我回到我的寄宿家庭(也就是學校老師的家)之後,跟他們討論我的疑惑。父母告訴我: 學生要對自己的學習負責任啊。

我又問,小孩讀書只有半天,下午回到家時,他們會自己做功課嗎?爸媽不在家,誰會督促他們做功課?

答案一樣是:小孩要學會為自己的學習負責任啊!

我非常好奇的是,在怎樣的大環境中,小孩在很早的時候就知道要為自己的學習負責任?

為何在我的課堂中,我常因為擔心學生不抄或來不及抄筆記,而幫他們把講義準備好。然後逐漸地變成,學習是老師幫你學習。

再者,德國人很驚訝我們上課為何班班都有麥克風?老實說,他們的教室比我們大,學生班級人數也跟我們差不多。但是,沒人抱怨老師講話太小聲,聽不到。

我想這是心態的差別吧。我們使用麥克風是因為(容忍)學生在底下講話,怕學生聽不清楚,硬逼他們聽我們上課。相較之下,德國的老師因為沒有麥克風,所以學生上課必須保持安靜,才能聽到老師的教導。再一次,我們用麥克風"幫助"學生學習的同時,也把學習的責任丟到老師的身上,而不是學生的身上。

(在德國,會用麥克風說話的大概只有政客在說話時,才用得到吧!--這是來訪的德國邦議員告訴我們的。)

天呀,我們老師到底創造了甚麼大環境?逐漸地讓學生變得如此被動?

然後,我反思,如果我現在上課要求學生要起立向我問安,應該會被罵吧! 以前(古時候?)上課前對老師敬禮的儀式,如果現在提出,又會被許多人說迂腐陳舊。但是我相信,有些儀式的目的是為了提醒並省思,並不一定都是過時的事物。

我還想做一件事--把佔學年成績的40%平時成績,全部用來反映在學生課堂提問的次數及上課參與表現上,以增強學生主動學習的意願。但可想而知,到時被我當掉的學生一定會跑來爭吵,說老師不公平,除非我要做非常詳實的課堂紀錄,否則家長的電話一定會接到手軟。

哀,這樣的教育環境何時才能改?有時想想,也許,也許,十二年國教是個不同的解套方法。

(以上發言,只代表個人淺見,並非學校立場喔!)

這幾天大家都提佐藤學,我還沒看過他的那本書。但是我相信,這趟教育旅行也給我們的學生一次很大的學習激盪。

urWr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ruce Yuan-Hao Liao
  • 溫老師,拿課堂「問問題(與回答問題)的次數與情況」當平時成績,是非常好的主意喔。
    當然,這樣的話,老師的準備要更充分。妳沒問題的!政大附中的孩子也沒問題的,總會帶上來的。
    多幾個這樣的老師與學生,我們大一的課就比較好帶,不用重新適應問答互動的教學法了。